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仙女楼小说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第六百七十五章 区别对待

晚清之乱臣贼子 | 作者:吴老狼 | 更新时间:2018-05-18 00:26: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修仙高手混花都神级透视代嫁神医七小姐倾城狂妃:强撩魔皇,生崽崽重生80之顾少圈羊计划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甜妻来袭:BOSS,别闹!我的绝美御姐老婆总裁爹地超给力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
  花开富贵,莫过牡丹,可春季一过,也难逃凋谢飘零,落入尘埃。曾经车水马龙的肃顺肃中堂府门前,也再没有了昔日的百官云集,人头似蚁,诺大的胡同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身在其中,即便春日的明媚阳光普照,也让人觉得全身尽是凉意。

  裹着破了洞的狗皮裘子蹲在台阶上,曾经的肃府门子胡二手里拿着一把生锈的灰刀,正在小心翼翼的铲着台阶缝隙里刚冒芽的杂草,已经生出了皱纹的脸上神情落寞,再没有了往日的得意嚣张,训诫百官时的不可一世。胡二松乱的辫子有些泛白,脚下的台阶也有些破烂,可是台阶却打扫得干干净净,青石甚至还有些泛光,可是见守门人对它的精心呵护。

  朱漆班驳的大门突然悄悄推开了一条缝,一个仆役打扮的男子鬼鬼祟祟的探出了头,看到胡二专心的蹲在台阶上除草,仆役打扮的男子忙扛着一张半新的太师椅钻出大门,小心翼翼往旁边溜去。然而很可惜,阳光造成的人影晃动,却让胡二马上就发现了那仆役的存在,抬头只看得一眼,胡二马上就象疯了一样的扑上去,揪住了那个仆役就打,边打边骂……

  “陈老五,你这个狗娘养的没良心的狗杂种,乘老子不注意,又想偷老爷家里的东西去卖钱?!你给老子还来!还来!这是我们老爷家的东西,老爷留给少爷的东西!你给老子还来!老子打死你,打死你!”

  被胡二的王八拳打得有些火大,脸上又被胡二手里的灰刀砍出一条血痕后,那仆役忍不住还了手,三两下把瘦弱的胡二打翻在地上,踹着胡二咆哮道:“姓胡的,你少给老子倚老卖老!你把你当根葱,谁拿你蘸酱?老爷?老爷都死了三年多了,他儿子去了宁古塔也一直没消息,他家里的东西就该是我们的!欠我们的工钱,就该拿他家里的东西抵帐!”

  一脚把胡二的鼻子踢出了血,那仆役扛着半新的太师椅扬长而去了,留下胡二在地上擦着鼻血哭骂,“陈老五,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老爷以前从来没亏待过我们这些下人,你就这样报答他?你将来要下十八层地狱!你全家都要下油锅!”

  旁边已经围上了一些看热闹的男女,互相打听知道了事情经过后,围上来的邻居路人难免纷纷叹息,对曾经无比风光的肃中堂府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嗟叹万分,但也有人对胡二说道:“胡二,你也别太傻了,你家肃中堂都死了那么长时间了,他的儿子也被发配去了宁古塔一直没消息,你又何必把大门看得这么紧?你们老爷家里的管家下人早就跑光了,这宅子里现在还剩什么?你还有个得病的媳妇要养,怎么就不给自己考虑一下?”

  “我没那么没良心!”胡二带着哭声呐喊,“老爷以前待我恩重如山,我要还他的恩,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替他把家看好,等少爷回来继承他的家业!”

  劝不动固执的胡二,邻居也只好摇头闭嘴,满腹委屈的胡二却是越哭越伤心,蹲坐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上放声大哭,口中念念有词,尽是絮叨肃顺当年对自己的恩情,咒骂其他肃府仆人的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伤心得难以言表。

  这时候,在几个随从的簇拥下,一个模样干瘦又衣着平常的男子走进了胡同,先是惊讶的看了看破败陈旧却又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肃府大门,又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哭得死去活来的胡二,然后好奇的用官话向看热闹的百姓问道:“几位老哥,出什么事了,他怎么哭成这样?”

  “忠心看家挨打了呗。”

  京城人就是喜欢耍嘴皮子,之前好心劝说胡二替自己考虑的肃府邻居抢着回答,先是把刚才发生的事大概说了,又说了肃顺死后肃府家败人散的情况,最后才介绍说整个肃顺府就胡二这一个奴仆还在忍饥挨饿的忠心耿耿看家,等肃顺被发配去宁古塔的儿子回来继承家业。那干瘦男子听得不断点头,又突然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哭这个人,应该是叫做胡二吧?”

  “是叫胡二。”邻居点头,又好奇反问道:“怎么?爷你认识他?”

  “见过两次面。”干瘦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才转向依然还在埋头抽泣的胡二,提高声音说道:“胡二,别哭了,把头抬起来,看看我是谁?你还记得我不?”

  干瘦男子把话反复说了两次,胡二才抽泣着慢慢的抬起头来,可是只泪眼朦胧的看得干瘦男子一眼,胡二的抽泣声就戛然而止,沾满眼泪鼻血的脸上嘴巴大张,尽是难以置信的震惊神情。而再接着,胡二还又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重新细看……

  “王爷!镇南王爷!小的胡二,给镇南王爷请安!!”

  胡二突然发出的大喊把旁边看热闹的百姓全都吓了一跳,他的动作则是把吴超越的亲兵给吓了一跳辫子都已经花白的人了,蹲坐在地上竟然一下子凌空跳起几尺高,象大鹏展翅一样扑向吴超越虽然胡二最后一个动作是扑通一声双膝跪在吴超越的面前大吼着请安,可吴超越的亲兵还是吓得全部拔出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挥手让紧张过度的亲兵放下手枪,吴超越冲着神情激动万分的胡二微笑说道:“胡二,以前还真看错了你,想不到你对肃中堂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忠心。不错,肃中堂如果在天有灵,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忠仆在替他看家,等他儿子回来继承家业,想必他也可以瞑目了。”

  听到吴超越的由衷赞许,胡二忍不住再一次放声大哭,冲着吴超越连连磕头,吴超越亲自伸手拦住了他,说道:“好了,不用磕头了,这宅子里一定有肃中堂的灵位吧?领我进去给他上柱香了,以后你也别再这守了,到我的镇南王府去当差吧,肃中堂欠你的工钱,我替他补给你。”

  “谢……,谢镇南王……,爷……。”

  胡二益发的泣不成声,旁边早已跪满一地的邻居路人则没有一个不是用羡慕的目光看向他,之前劝他为自己考虑的邻居还由衷的说道:“胡爷,好人有好报,你又发达了啊。”

  现实主义者吴超越这么做,倒也不是完全因为顾念旧情,如吴超越所料,事情传开后,不但吴超越知恩图报的念旧美名得到颂扬,京城旗人对吴超越好感大生,情况在民间口头相传中还迅速衍变出了多个版本,比方说镇南王进京城和镇南王微服私访记之类,给后世的文学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更加美化了吴超越在民间的形象不提。

  …………

  吴超越是在祺祥四年二月初一走陆路来到的京城,只是没有大张旗鼓的摆仪仗排场,也没有急着住进城里,选择了暂时住进丰台大营,所以京城里的普通百姓几乎都不知道吴超越已经第三次来到了北京。而吴超越亲临京城的原因则有两个,第一个是为了方便指挥光复东北和蒙古的战事,第二则是为了实地勘察北京城情况,看看北京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都。

  随着吴超越一起来到北京的军队不多,包括吴超越的亲兵营在内也只有三千来人,然而在此之前,却已经有超过四万人的吴军队伍先后应调来到了北京周边集结,只等时机成熟便将出兵东北和蒙古,向已经打上了伪满州国旗号的满清朝廷发起最后一击。而在天津码头上,还有在山海关和秦皇岛一带,也早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粮草军需,准备用于北伐战事。

  二月初五这天,辽西战场传来喜讯,在经过长时间的围城苦战之后,吴军江忠济所部终于还是攻破辽西走廊上的重镇宁远城,被伪满州国改封为辽西总督的清军主帅载龄上吊自杀,宁远清军近半被歼,余者全部投降,吴军主力从京城到锦州前线的道路已是一片坦途。所以吴超越在欢喜之余也没迟疑,当即决定在次日召开军事会议,正式着手安排北伐计划。

  二月初六这天的丰台会议,是吴军自起兵以来与会将领最多的一次会议,除了留镇东南的冯三保和准备从山西进兵蒙古的刘坤一外,曹炎忠、黄远虎、钱威、王孚、曾国荃、聂士成和邓嗣源等吴军重将全部到场,从上海调来的周腾虎、沈葆桢、郭嵩焘和张之洞等文职官员也一起参加了会议,阵容鼎盛空前。

  不过会议的气氛却十分轻松,吴超越亲自带头打趣,领着众文武有说有笑的讨论布置,很快就决定了同时从三路发起北伐,一路是山西那边发起,由刘坤一率军北上,讨伐拒绝臣服吴军的鄂尔多斯诸旗;一路由曾国荃和聂士成率领,负责光复承德和赤峰;最重要的东北这一路,主帅宝座则被吴超越交给战功煊赫的吴军大将曹炎忠,江忠济、钱威和邓嗣源各率本部人马听从曹炎忠指挥,王孚和徐来率领水师负责保护粮船北上,供给北伐前线。吴超越领着黄远虎兵团坐镇京城,担任战略总预备队。

  人事方面的安排布置好了以后,吴超越又宣布了这一次的北伐政策,对于蒙古诸旗,吴超越的要求是只要是主动投降的蒙古王公,一律保留原有的爵位、封号和草原,允许继续留住蒙古,被俘后投降的也保留封号,但必须迁居中原,拒绝投降的坚决处死,绝不手下留情。同时仍然保留着科尔泌郡王爵位的僧格林泌,也被吴超越安排了随同曾国荃和聂士成一起北上,专职负责联络和招降蒙古各旗的贵族王公。

  东北这边最重要,吴超越交代最仔细,首先第一点就是强调攻心,对于主动投降的伪满州**民百姓,一律保留他们的财产土地,并视情况给予一定赏赐;被俘后投降的也可以保留财产土地,只是没有赏赐,而对于战死的伪满州国将领士卒,则一律没收所有的财产土地,家属全部发配充边。同时这一条政策,吴超越还交代要写成明文张榜公布,让所有的伪满州国将士官兵知道他们敢于反抗吴军的下场。

  伪满州国的官僚系统也是大概如此,除了鬼子六、曹毓英、奕和奕几个铁杆分裂派需要追究罪行外,其他的伪满州国只要主动投降都保留土地财产,并归还他们在关内的原有土地,被俘后投降的不归还他们原有的关内土地,负隅顽抗战死者,一律没收所有的土地财产。同样是瞄准了伪满州国文武官员的自私心理下刀,削弱他们的抵抗意志。

  轮到慈安和慈禧了,让众人意外的是,一向大公无私的吴超越这次难得偏心了一把,竟然明确交代绝不追究大侄女慈禧的一切过失,即便被俘也将保留太后封号,同时颁布严令,表示必然将追究慈安的分裂罪行,予以包括赐死在内的严惩。结果就连吴军的北伐主帅曹炎忠都有些听不下去,忍不住好奇问道:“镇南王,都是分裂我华夏国土,为什么要对乱党的两个太后这么区别对待?”

  “因为我要对外宣传,说西太后慈禧是被东太后慈安逼着同意分裂中华土地的。”吴超越微笑着解释道:“慈安手里有一道可以赐死慈禧的先皇诏书,我要对外说慈禧不同意分裂华夏,是东太后拿先皇诏书逼她,她才不得不在诏书上签字用印。”

  “明白了,镇南王是想离间乱党的东西太后,让她们彻底分裂,没办法一致对外。”

  曹炎忠终于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吴超越也坦率点头,说道:“西太后慈禧这个人我很清楚,确实很有能力,如果不给她上点眼药,让慈安和伪恭亲王提防她猜疑她,以她的才干能力,肯定会给我们的北伐造成很大麻烦。所以没办法,我只能是先把屎盆子扣在她的身上,让她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曹炎忠等吴军将领纷纷点头狞笑,而狞笑过后,曹炎忠又向吴超越问道:“镇南王,那东北战场上的罗刹兵怎么办?怎么对待?”

  “杀!尽量杀!”吴超越回答得斩钉截铁,说道:“即便是被俘投降的,也一律关进战俘营去做苦役,直到罗刹老毛子拿钱来把他们赎回去!”

  “另外,再张榜公布,只要是带着罗刹兵人头向我们投降的,不管是谁,一个罗刹兵人头赏银十两,立即兑现!”

  凶神恶煞的宣布了针对沙俄军队的政策,吴超越又换了一副和蔼口气,微笑着向曹炎忠说道:“炎忠,还忘了说一句,吴大赛也会带着他的营队和你一起去东北,听从你的指挥,但是为了给罗刹人一个惊喜,怎么用他这支军队,我要单独对你交代。”

1

晚清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http://www.xnltxt.com/wanqingzhiluanchenzeiz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三界捕鱼人我去天庭发红包冥河传承蜀山世界笑傲行江湖武志完美财神最强唐僧闯西游太上宝篆至尊星辰决厉害了!我的左手哥